鄭匡寓 - 速度是有限的,但心力是無限的

By 鄭匡寓

運動的初衷

剛開始運動的理由很簡單,減肥跟調整體質,當體重超過70公斤、同時還是拿連續處方簽的癲癇病患,選擇運動就成為很自然的事。健康很重要,特別是醫生曾要我不能參加長程游泳活動,免得癲癇發作發生意外。儘管如此我還是參賽過鐵人三項跟橫渡日月潭。因種種理由,越野跑跟路跑成為我的最愛。

12782398_10201420064501157_1110210272_n

 

跑步的目標

跑步的目標很多樣,希望有更好的成績、能更快更強、能跑更長更遠的距離,能登上高地鳥瞰大地。而歸納最終的思索,仍是希望能找到更好的自己的模樣。於是跑步就成為一個禪公案──『生活瑣事把手上的杯子注滿,透過跑步把杯子傾空』──找到的不是跑步的目標,而是跑步的樂趣。目標則是透過跑步,讓自己的身心都更愉快。如果無法喜歡一件事,是無法從中找到提升自我的可能性。

關於飲食

不忌諱吃素,儘管也沒有絕對非得要吃素的必要。但吃素確實對我天生軟弱的腸胃有所幫助。跑步過程中,我其實吃得很少,多半都是水、運動飲料、香蕉就可以打發。但越野賽卻不能這麼搞。

越野賽或長距離路跑賽事,我會帶上能量果膠,以及Runivore超級食物能量棒。我吃過很多不同的穀物能量棒,目前唯有Runivore沒有對我的腸胃造成不良影響。你可以說是置入性廣告,但Runivore確實就值得。

12325385_10201420063901142_1638053897_n

從書寫中找到耐力訓練

我喜歡書寫,所以放棄了十年多的企管工作,跳到運動媒體業。除了書寫外,又能幫助運動員及從事自己喜歡的產業。前一年還是寫年度策略方針的企管人,後一年已經成為運動員的朋友。

偵探小說家雷蒙‧錢德勒曾說過,他一天會固定留兩個小時在打字機前,那是專屬的書寫時間。在那兩小時內,他除了書寫外甚麼事也不做,不能看書或滑手機(那時代沒有),也不能跟貓玩或是跟朋友聊天。那兩個小時如果沒有靈感,他就會持續停在那兒發呆,直到有靈感開始書寫。那樣兩小時的放空是種心靈上的鍛鍊。書寫的能力或許來自天分,但書寫的精神耐力則是可以養成。

換句話說,這跟跑步是一樣的道理。速度是有限的,但心力是無限的。

誠實的運動

不管是路跑、馬拉松、甚至是越野競賽,我都能從中感受深厚的情感。因為它們是極少數的運動當中,選手會真心誠意地為其他選手加油,希望能平安順利完成。這樣的心境,不只是利他主義,也是一種為你為我、自我誠實面對的運動。

村上春樹寫作寫了一輩子,在書中詳細地說,有一天他希望墓誌銘上是刻寫著『至少到最後都沒有用走的』。他不以作家自居,而反而是以跑者自居。因為跑者不只是個稱呼,而是一個揉合『正面、樂觀、自律、堅強…』等許多正面用詞的符號。

在這個太多謊言及多數語言的紛亂世界裡,保持自己的本心與誠實面對自我,才是最為困難的事。沒有僥倖、也沒有幸運、唯有朝前方直直地跑下去,人生漫長的路沒有終點。而跑著的每一公里,都將累積成自己的歲月痕跡。

 

 

 

 

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