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拉松訓練 ─ 一場拉近親情的長跑

posted in: Runivore, 跑步故事 0

文章改編紐約時報專欄:Preparing for a Marathon as Steps on a Long Path to a Closer Relationship | August 10, 2019 Jen A. Miller 

原文連結:https://static.nytimes.com/

幾天前,在前往科羅拉多州的路上,經過印第安納州小城波利斯時,我打了通電話給媽媽。

「你那邊還好嗎?」媽媽問。

「這裡好熱哦!」我說。

「這裡也是。我正要去跑步。今天晚上是『什麼都不穿』路跑活動!」她興奮地說。

「呃…妳到時候至少要穿條褲子吧…」我開玩笑地回她。

「拜託!珍妮佛…」

「什麼都不穿」這活動的路線是繞Cooper River一圈,而Cooper River就在我們南紐澤西的家附近。媽媽今年64歲,前幾年才養成跑步的習慣。目前她也是南紐澤西健身俱樂部的成員,「什麼都不穿」就是這健身房所舉辦的路跑活動,指的是不穿戴科技產品 – 手錶、手機、APP等等,而不是一絲不掛。每一位參加者在起跑之前都必須先猜測自己完跑一圈會花的時間。跑完後,實際時間與預測時間差距最小者獲勝。

過去30多年,我與媽媽之間的關係其實並不是很好。以前我的脾氣很差,她便時常成了我發洩的對象。年輕時我還曾經告訴她「我恨極你了!!」。還記得中學時一場籃球比賽,媽媽到場為我打氣,賽後我竟然大聲地喊說她是一位虐童的母親,這根本不是事實,我純粹只想要讓她難堪、丟臉。

然而,我們之間的關係在我高三的一個晚上開始有了轉變。那晚,一個酒駕駕駛撞上我的車,由於出事地點離我家不遠,對方同意直接到家調解。我緊張地跑上樓梯找媽媽,超怕她因為我出車禍而痛罵我一頓。當我上到二樓,只見她從椅子起身,穿上毛茸茸的粉色浴袍,衝出房間,我就知道她生氣了,但想不到的是,她發飆的對象不是我,而是那位差點撞死她女兒的駕駛。媽媽告訴他,這場車禍絕對不是她女兒的錯,她女兒不會說謊,而且他別想要只給錢就了結一切。接著,媽媽打電話給警察,那位駕駛最後被警方逮捕。而整晚讓我最難忘的卻是,我害怕地在她懷裡哭泣的那份安全覺。

出社會後,當我與同居一年多的男友分手後,我搬回去跟媽媽住,一直到我有能力自己租房子時才又搬出。這段時期,我有點茫然,愛犬死了,沒有安定的住處,工作也不穩定。媽媽都在我身邊,想哭的時候她遞給我衛生紙、傾聽我的困難,甚至還幫我打理許多頭痛的事請。去年,我驚恐症發作時,是她,坐在倒在地上的我身旁,陪我數數,幫助我呼吸。

這幾年,我其實蠻驚訝我和媽媽之間的關係竟然可以變得這麼好。或許是因為我不再是個叛逆的年輕人了,她也不需再為我的人生操心。剛剛和媽媽通電話,聊起了跑步,我才意會到這輩子終於有一件事情是我比她更懂更行的…

我們為了一起完成年底的紐約市馬拉松(她的初馬,將是我的第13場),最近都很認真地練習,她的跑量也逐月增加,也時常尋求我的建議。

媽:為什麼我的手臂都會摩傷?

我:因為你現在穿著背心,沒有袖子防摩。

媽:戴上帽子都會覺得頭好悶好熱,但是我又不想被太陽曬到我的臉。

我:戴中空帽,還不簡單。

媽:每次長距離訓練我都覺得好累。

我:建議你跑完就趕快先吃些東西,先補給失去的營養素。不要花太多時間好好煮一正桌菜後才吃。然後,試著睡個午覺吧。

媽:在雨中該怎麼跑步?

我:就…在雨中移動你的雙腿啊…(笑)

 

「Real Food Inside」 以真正的天然食物為食材,製作美味、健康充滿能量的超級食物補給。立即購買!

 

下個月會和媽媽一起跑18英里的訓練課表,然後就離十一月初的紐約馬不遠了。我不知道跑那麼久那麼長的距離時我們會聊什麼,不過我確定我們會有講不完的話題。就像我18歲時,媽媽開車從紐澤西州到佛羅里達州送我上大學,她知道當時我正為接下來的大學生活感到緊張,所以她一路上分享了許多瘋瘋癲癲的故事,以平復我的心情。

今年暑假,在我去科羅拉多的前一週,她為我、哥哥、我嫂子,和他們的小孩辦了一場BBQ。當她端著一盤用自己搭建的火爐烤過的漢堡和熱狗走過來時,我告訴她我會在專欄中跟分享她近期的訓練狀況。

「有什麼好說的?告訴他們我還在努力地跑步就是了。」媽媽說。

她當然是還在跑。

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