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ill Teng — Leadville 100 挑戰失敗賽後感想

posted in: 未分類, 賽事 0

這是一趟滿足好奇心的旅程…
從知道有超馬這項運動後,就很好奇跑100英里會是怎麼樣的感覺?
好奇自己有沒有這能耐?

經過這次初百英里的洗禮,我的答案是: 我喜歡160km這距離的挑戰,我也確定只要在訓練上再做些調整,我絕對能完成Leadville。I will be back !!

  • 距離:102英里 (163km)
  • 賽事海拔區間:2787m-3850m
  • 總爬升:5000-6000m
  • 賽道是來回的設計,去程與回程各 80km,跑同樣的路線
  • 關門時間:30小時,25小時內完賽能獲得金皮帶扣
  • 美國人數最多的100英里賽事,每年參賽者人數700-800之間,今年第34屆
  • 2017,8月19日,4am起跑
  • 天氣晴朗。日間溫度22度,深夜負3-5度
  • 想更瞭解此賽事嗎?美國超馬賽事介紹:萊德維爾 100 英里越野賽(Leadville 100)

以下分享一些比賽過程的趣事與學習到的心得:

我的補給團隊。左到右 Jim Fox, Ken Moriyasu, Michael Herbert. 還有第四位Patricia Benadi-Crespi 沒有與她拍到照。謝謝四位23個多小時的照顧

 

緊迫的關門時間
這次有四位朋友當我的陪跑員與補給團隊,所以須要提供他們到達每個CP的預估時間。因為160km限時30小時完成,在25小時內到達終點更能獲得完賽金皮帶扣,我原本所設定的時間區間就以25小時與30小時來規劃較積極以及保守的配速,但賽前自知如果能完賽應該會較接近30小時(其實當時的想法是只要能安全抵達終點就心滿意足了)。結果細看大會的選手手冊才發現前三個CP的時間管制比25小時完賽配速更快些。

距離以英里為單位

 

舉例,第一個CP是21.6km (13.5英里) 的May Queen,以25小時配速應該是3小時23分鐘到達,但大會卻設3小時15分的關門時間。而且不只是3:15內要到達CP還要在3:15前出站。從第3個CP後時間稍微放寬些,但80km的Winfield折返點出站時間設定在14小時內,也就是28小時完賽的配速,對一個只想在30小時內完賽的人,的確被逼著要跑得更積極。

以往參加過的100km賽事,例如港百和Translantau的完賽時間是30小時,幾乎只要不放棄一直往前推進,說難聽點,用爬行的速度都能完賽。這也是我人生首次參加比賽需要研究關門時間。雖然均速只是每小時6點多公里,而賽道攀爬與技巧性都不算太困難,但一開始以較快的速度跑,後段一定會受到影響,更不用提在高海拔、低氧的狀態下快跑真的份外艱苦。

另外比賽前一天公佈,賽道修改,多加了3km,但並不會調整關門時間,當時心裏只能說:「……」

從Twin Lakes 到 Hope Pass 登山口多加的1.5公里,來回共3公里。前方的大山就是Hope Pass 所在。

 

8成以上的賽道都在海拔3000m
Leadville的難度來自於8成以上的賽道都在 3000m 以上,只有兩小段會降到2800m,所以全程都在高海拔進行,而且需要連續兩度爬上 3800+m 的Hope Pass。

訓練週期我規劃了三次的百岳行程,高山適應都還算可以,也在比賽前5天就到達海拔3000多公尺的Leadville,但我沒想到長時間在低氧環境的影響會慢慢累積發酵,這是之前一些較短時間的單攻團無法模擬的。剛開始在3000m-3500m我都覺得沒什麼,但在高海拔跑了10多個小時後要上到3800m以上的Hope Pass我就明顯感到呼吸困難,也開始頭痛。

另外氣候極度乾燥(不是潮牌),乾空氣使呼吸更困難,土徑也比較容易起沙塵,都是在台灣較少遇到的,這種種的情況加總、時間拉長了,下半場呼吸變得越來越不順暢。

下山到了折返點Winfield CP, 因為必需趕時間出站,休息了不到10分鐘就馬上二度攻上Hope Pass,從這邊攀爬更辛苦因為路線更陡峭、技巧性也高。幾乎每5-10分鐘必需坐下調整呼吸、應付頭痛。之前積極跑所得來的緩衝時間,也在這連續兩趟上Hope Pass 耗盡了 (約賽事的第60-100km)。像我這種高山適應不算太理想的人,下次真的要提早到當地或再加強高海拔訓練的次數。

 

美麗又可敬的Hope Pass

 

 

跑到不讓我跑為止
Leadville 小鎮有一家超好喝的咖啡館「City Hall Coffee」,早上都會聚集了很多跑者。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,自然就會聊起來。我遇到幾位完成過Leadville的跑者,他們給的建議是:
1) 能跑的時候一定要跑,前100公里關門時間很緊。
2) 不要停,一直跑到有志工把你攔下為止。

第二句成為比賽後段時在我腦海重複的話。

 

在咖啡廳遇到2017Western States 女冠軍 Cat Bradley,本人更可愛,她當時提到昨天上去了Hope Pass,山上的狀況很好。

 

從Winfield 二次橫越Hope Pass 回到Twin Lakes 是最辛苦的一段 (約賽事的80-100km)。除了時間緊迫,高山適應不佳外,也忘記了主辦多增加的路段在這裡,配速失誤了。外加晚上氣溫掉至零度以下時需要三次過溪(水位及膝),超冷!

其實這一段理應就被關門了,但是陪跑的學長軟硬兼施,逼出了我們的潛能。

學長:你平常有練間歇嗎?
我: 有
學長:不想被關門的話,就一起在這裏練一下吧!
我:F@&K!!!!!!! F#%KING F#$K!!!!!!!!

當時雖然雙腳因過溪而僵凍,我們還是跑起來了。衝刺一兩分鐘,快走一兩分鐘,又衝一兩分鐘,我邊跑邊哭,僥倖趕到CP (過程發出了很多自己不知道能發出的聲音),但無法好好休息,因為必需在關門時間前出站。匆匆地換上乾的襪子與跑鞋就出站了。

Jim Fox 等我的時候,在Twin Lakes釣魚消磨時間(看來我真的很慢)


從Twin lakes 到Half Pipe 這一段又再次上到較高海拔的Mt. Elbert (約賽事的100-110km),這一段去程時並無高海拔不適應的症狀,但回程卻讓我呼吸困難與頭痛。可幸的是還能保持不錯的健行速度,可是CP管制時間並不允許我只靠快走… 跑跑走走還剩一兩公里時,發現關門時間將近,只好又開始衝,以6-7分速完成最後1.5km才勉強進入Half Pipe CP,當然也跟上一站一樣,無法好好休息,坐了5分鐘吧,就被警告要趕快出站。

Half Pipe 到 Outward Bound (賽事110-125km) 是可跑性頗高的一段,但還是在3000公尺左右上上下下,氣溫也降至零下5度,跑跑走走,但明顯失去之前的速度。在這裡知道無法避免被關門的命運,但不想停下來。

當時聽到後頭的回收車把一些跑者接上車,但司機保持尊重的距離。要上車只需要停下來,但我想走到CP,走到他們不讓我繼續走為止。結果晚了15分鐘進站,約125公里,晶片手環被剪下,結束這次Leadville挑戰。

這次的DNF並不是因為放棄。盡力了,只是實力還不夠。我能接受這樣的結果。

 

中段班變成吊車尾

相信有追蹤我賽事過程的朋友應該有發現到我大概都是倒數5-10名進入回程的幾個CP。其實過程還蠻好笑的,因為嚴格執行關門時間,每個CP都會刷掉一堆人。我從上半場的中前段班,到最後變成幾乎沒人在我後面。

記得最後從Half Pipe 到 Outward Bound,深夜兩點多吧,在樹林很長的一段時間,前面一個人都沒有,看後面也同樣無人,連頭燈都看不到,知道自己已經是吊車尾的選手。那時樹林完全沒聲音,只有自己的呼吸聲、腳步聲、衣服摩擦聲,從來沒有處於如此安靜的環境中。另外因為地方偏僻,海拔高,沒有人造的光源,抬頭看到明亮的群星。在高山,孤獨一人,想了很多事情….很特別的體驗。

7百多人參賽,約300人完賽。Leadville沒有資格賽,想抽就抽。我到被關門後才理解到他們維持安全的方式就是嚴格的刷掉參賽者。把弱的跑者在上Hope Pass前,或深夜氣溫跌至零下前就關門掰掰。看來我夠資格不造成自己生命危險,但還不夠格完賽。哈!

 

“Dig Deep”

賽事創辦人有兩句名言:

第一句是 “Dig deep and then dig deeper “,意思是:「再挖深一點!」努力挖掘與尋找自己最大的潛能。Leadville 以往是一個繁榮的銀礦小城,所以曾經是礦工的賽事創辦人期許所有參賽者能像採礦時一樣,從自己內心最深處採出最強大意志力、永不放棄的精神。

第二句是 “You are better than you think you are and you can do more than you think you can” 。當他在說明會最後喊出這句話時,真的會讓你起雞皮疙瘩。

比賽前一天的說明會

 

其他的感想

沒做好要打屁屁的:

  • 高山適應真的太差。必需加強這方面的訓練。敗筆一。
  • 續航力仍然不足。最後可跑性高的路段卻無法以穩定配速好好把握。敗筆二。
  • 防寒裝備準備得還不夠徹底。敗筆三。
  • 吃的部分,要再更嚴格執行。我平常跑步不太需要吃東西,但那麼長的時間,應該要逼自己多補些。下半場因為趕時間,都無法好好在補給點進食,跑的時候又沒胃口。即使沒有明顯的飢餓感,還是該在行進中補給,相信也會對抗寒有幫助。
  • 睡眠不足。賽前4-5天,因為在高海拔和有時差,並沒有睡得很好。雖然沒倦意,但可能不多不少都影響到當天的表現。

有做到給自己大姆指:

  • 訓練於賽前減量方面我認為執行淂非常好。訓練週期的一些輕微的腰酸和腳麻都在賽前消失。如果有較友善的關門時間,我不敢說一定能完賽,但確定再來個20公里是絕對沒問題。隔天也完全沒有任何酸痛的跡象(下次知道我可以在下坡路段更積極些)。
  • 補水做得也很到位。大概每1-2小時都會尿一次,而且顏色都是淡黃色。Oh Yeh!
  • 賽前無比舒暢的大號!Oh Yeh!
  • 登山杖運用得心應手。不只使用在上坡路段,連下坡也操作自如。相信這也是為什麼沒有肌肉酸痛的原因之一。

 

賽前站在起點…夢想的賽事即將開始,腦海回顧這幾年許多在跑步、職場與生活上的起起伏伏,竟然還能來到這夢寐已久的大賽….聽著觀眾搖動牛鈴的鈴聲,感受周遭跑友所散發出的熱情與正面能量,很不真實,但又好快樂!…..很難用文字形容當時心裡被感動的程度。

但! 是! 實!力!還!不!夠!閉!關!再!練! 必定再次挑戰!RUNIVORE POWER!

 

 

從山上遠望Leadville市中心

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